当前位置:农业 > 农业渔业 > 农业种植 从“农业学大寨”到“乡村振兴”—

农业种植 从“农业学大寨”到“乡村振兴”—

导读:


    农业种植 从“农业学大寨”到“乡村振兴”—图为一台台由石头垒砌的“大寨田”。 缪超 摄 中新网曲靖5月25日电 题:从“农业学大寨”到“乡村振兴”——深藏乌蒙山的国家记忆 作为 缪超 走在攀枝嘎青山绿水间,一台台由石头农业种植 从“农业学大寨”到“乡村振兴”—

正文:

    

图为一台台由石头垒砌的“大寨田”。 缪超 摄

中新网曲靖5月25日电 题:从“农业学大寨”到“乡村振兴”——深藏乌蒙山的国家记忆

作为 缪超

走在攀枝嘎青山绿水间,一台台由石头垒砌的梯田里种着马铃薯、玉米、水稻和蔬菜,格外吸睛。它们有一个特殊而厚重的名字——大寨田。

近日,记者走进位于云贵交界云南省曲靖市宣威市普立乡攀枝嘎村,当年“农业学大寨”造出的石梯田不仅解决了温饱,如今俨然成为一道追溯国家记忆的历史遗迹,为当地新兴旅游产业提供支撑,亦为乌蒙山乡村振兴注入澎湃精神动力。

图为一位农民坐在“大寨田”的石梗上休息。 缪超 摄

农业学习大寨

“扛长工没铺盖,卖儿郎当乞丐,终年还不清地主的债,有女不嫁穷大寨。”这正是旧社会深处山西太行山区大寨人的生活写照。

“一把泥巴一粒种,一个旮旯一颗苗,晴也愁、雨也愁,无雨三天旱,有雨泥石流,槽田洼地遭水毁,满山偏野光骨头。”这是旧时深处云南乌蒙山区攀枝嘎人的生存环境。

“我们的自然环境和大寨的相似,人的命运也相似。”花甲老人顾绍碧站在攀枝嘎“大寨田”一旁说。他曾任攀枝嘎村委会党总支书记,“学大寨成功让我们告别饥饿。”

1953年冬天,为了改变恶劣的自然环境,大寨人在党支部带领下,制定了“十年造地规划”,开始在荒山野岭上打石筑坝、填土造田、整平土地。经过整整5年奋斗,4700多块零散地连成了2600多块平整地,1962年粮食亩产就由1952年118.5公斤增加到372公斤。

大寨的创业道路体现了当时中国农业发展的客观要求,1964年,全农业种植 国倡导“农业学大寨”,将大寨经验推向全中国。

图为尼珠河景区的峡谷栈道。 缪超 摄

当时,攀枝嘎共有14个生产队,31个自然村2620人,总耕地面积3224亩。顾绍碧回忆,“攀枝嘎”在彝语里意为“夹杂大山岩石里的地方”,山高谷深,丛山峻岭,重崖叠嶂,土贵如金,水贵如油,“1964年产粮80万公斤,人均口粮160公斤(包括种子),每年都要靠国家供应一部分口粮和拨给救济款。”

1968年,时任攀枝嘎大队党支部书记马树逵带着所有人的殷切希望到山西大寨参观学习。不识字的马树逵从大寨带回来一块石头、一把泥土,激动地说,“大寨的土没有我们的肥,我们的石头也不比大寨的硬,他们能把过去农业种植 的穷山恶水改造得山新地平,我们为什么不能?”

当年,攀枝嘎坚定了继续“农业学大寨”的信心。人们把石山炸平,为了贵如珍珠的土,炸石之前得先将石缝里的土一点点刨出来收集好,再炸石,然后砌石埂,在石埂围拢好炸出来的石地上,先在底上铺上大一点的石头,上面再铺小石头,再上面放上一层碎石,地垒平了,这时候大人孩子再一起动脚动手,背上背箩开始去四山八洼石头缝里找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