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农业 > 农业科技 > 90岁,一辈子为官农业,他见证了蚌埠农业发展的

90岁,一辈子为官农业,他见证了蚌埠农业发展的

导读:


    90岁,一辈子为官农业,他见证了蚌埠农业发展的“谷阳侠骨傲骄阳,坦荡胸怀走四方。沐雨经风磨壮志,耕云种月谱华章。”这几句诗,来自一位九十高龄的固镇老人,一位为官数十载却从未“跳出农门”的耕夫,一位把毕生心血倾90岁,一辈子为官农业,他见证了蚌埠农业发展的

正文:

    

“谷阳侠骨傲骄阳,坦荡胸怀走四方。沐雨经风磨壮志,耕云种月谱华章。”这几句诗,来自一位九十高龄的固镇老人,一位为官数十载却从未“跳出农门”的耕夫,一位把毕生心血倾注于千里沃壤的员——高级农艺师胡争。

胡争,1932年2月出生于安徽省灵璧县藕庄。1949年3月在固镇任小学教员,后历任灵璧县委农工部副部长,县农业拖拉机站站长,固镇设县后任县农业拖拉机站站长、县农委主任、县人民政府副县长,蚌埠市农林牧业局局长等职,1995年4月离休。 

从小学教员到农工部长,再到拖拉机站书记,从副县长到市农林牧业局局长,从灵璧县到固镇县再到蚌埠市,从冷静老成的少年到负轭前行的耕夫,再到仍怀壮志的长者,从教、务农、为官,他稳健有力,一路走来。70多年前,他参与了那场让农民世世代代的梦想“耕者有其田”变为现实的土地改革;60多年前,他在固镇推行轰轰烈烈的农业合作化运动,在广袤田野里艰难地迈开农业机械化的第一步;40多年前,他在全县大会上发言表扬敢试敢闯敢致富的农民“冒尖户”,又把他们的事迹搬上《安徽日报》;十多年前,他欣喜地亲历农业税全面取消。年近九旬的今天,他说自己最爱的就是脚下这片土地,就是生他育他的农民,自己最高兴的事,就是看到如今父老乡亲们再也不用为吃穿发愁,家家户户都在致富的大道上奋进。

胡争近影

八路军让我识上了字,当了两年多小学老师

我家在解放区,具体是在灵璧、泗县、五河的交界处,名叫藕庄。解放区一开始都是在几个行政区划的交界处建立的,所以我们那儿那个年代叫做泗五灵凤县。从小我家就不富裕,家里有十几亩地,我父母都不识字,是地地道道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那时候农民的日子苦到什么程度呢?我们小的时候,到收获季节,在大人收割完毕之后,我们小孩儿经常会把唯一的鞋子脱了,到地里去捡拾麦粒,甚至更小的芝麻粒,那时候真的是一点点吃的都不敢浪费。

我父亲虽然不识字,但是他特别会种地,那时候咱们周边这个地区,一亩麦子地一般只能收三四十斤,收麦的时候,田里的野草都能长到半人高,扎收麦人的屁股。那时候一亩麦子地能收到五十斤就算不错了,我家的却能收到百斤左右,所以在吃的方面,比别人家好一些。父亲还在房前屋后种了很多胡萝卜,到秋天霜冻时可以收获,全作口粮的补充。周围人家大多比我家条件更差,每年秋收之后,收上来的粮食大多不够吃,周边有些人就来我家要口吃的,我家口粮也不宽裕,但是只要来的人,父母亲都会给他们一些胡萝卜,帮着他们保命。拿我们家乡整体来说,那是远近出名的逃荒乡,秋收后口粮都不够的老百姓很多都往南逃,一路走一路要饭。